点击关闭

民警现场-刘海峰的挚友杨建对他女儿说::“你的爸爸刘海峰-新闻通讯稿

  • 时间:

陆定昊发解约声明

後來,戰友們從劉海峰的執法記錄儀里知曉了他去世當天的足跡:早上7點多到單位,開完會出門巡邏到中午12點多,下午4點半又獨自駕車出去巡邏。在人生最後這次巡邏時,他發現了一宗單方事故,指導司機做好防護后,他還不忘跟前來清理現場的環衛工人打招呼:辛苦啦!

一個平凡崗位上的普通人能不能成為英雄?深圳市公安局交警支隊西部高速公路大隊一中隊中隊長劉海峰用他47歲的短暫人生,給了世人一個肯定的答案。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這場策劃了很久的家庭旅行再也無法啟程。

「其實當天他上中班,下午3點來就可以了。」副中隊長吳雪山告訴記者,他總是趕着飯點出去,就是為了讓其他民警能回到隊里好好吃個飯。

2017年,廣深高速深圳段事故死亡23人,其中有8人是因為不系安全帶所致。從2018年開始,他帶着民警每天在路面上嚴查司乘人員系安全帶問題,沒過多久,連東莞的司機都知道,走廣深高速到深圳,後排一定要系安全帶,不然會被罰。從2018年開始,這段路上的人員傷亡,沒有一起是因為不系安全帶造成的。2008年,他帶領的一中隊現場執法糾違114174宗,非現場執法72262宗,他本人現場執法糾違2891宗,實現了「零投訴」。

對交警來說,交通的順暢和安全就是天大的責任,劉海峰常常這樣提醒中隊的民警。

2011年年初,因為工作需要,劉海峰離開警校成為一名交警。這個榮立過兩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7次嘉獎的老警察,從沒把過往的榮譽當作晉陞的資本,張良說:「在當交警的8年間,他至少3次放棄了競聘上升的機會,因為他覺得,交警的崗位就應該在路面上。」

在出事前一個多小時,張良曾接到劉海峰的電話,電話中,劉海峰開心地告訴他,自己的休假申請已經獲批了。

劉海峰計劃在8月帶着妻子和女兒自駕游江西。他還專門找來一張中國地圖,給女兒一一描述即將要去的地方。

8月6日,在劉海峰的追悼會上,同為警員的妻子周見歡一次次用敬禮的方式向摯愛的丈夫告別。劉海峰的摯友楊建對他女兒說:「你的爸爸劉海峰,他是英雄,是平凡崗位上的平凡英雄。作為他的女兒,你應當為有這樣的爸爸而驕傲,並永遠為有這樣的爸爸而自豪!」

吳雪山還記得,2017年國慶節長假,虎門大橋遭遇「世紀大堵車」。10月2日早上,當吳雪山趕到交接點時,已經在現場疏導20多個小時的劉海峰對他說,沒事,車太多了,我再陪陪你。這一陪就到了下午4點,直至虎門大橋擁堵情況緩解了,他才回去休息。

同事家裡有事無法值班時,他會讓他們安心回去,自己主動替班:「沒事,我來。」

南國盛夏,30多攝氏度的高溫,對一個在高速路上隨時要處理交通事故的警察來說,中暑並不意外。等戰友們趕回來的時候,劉海峰已經嘴唇發紫倒在了值班宿舍里。最終因搶救無效,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47歲。

在當交警之前,劉海峰曾在深圳警校擔任教官。一年1200多課時,是他留給警校至今無人打破的記錄。他在警校的同事回憶,劉海峰是最早去香港參加「警察武力使用」教程的教員,回來后,他主持開發了深圳警校獨具特色的課程體系,大大提升了深圳警察訓練水平。他帶出來的學生,多次在比武大賽中取得佳績。即使離開警校,如果有新課程開發的任務,他總會主動參与研究。

凌晨查酒駕時,他總會讓執勤的民警先回去,自己來收尾:「沒事,我來。」

交警劉海峰:平凡崗位 「平凡」英雄

回憶起與劉海峰共事的點點滴滴,同事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一句口頭禪:沒事,我來。

「在我們大隊,海峰的口碑是最好的。」西部高速公路大隊副大隊長張良告訴記者,在交警這一行里,中隊長是最苦的,既不能把上級的壓力傳導給民警,還得想盡辦法為他們減壓。但劉海峰總是笑呵呵的,把壓力扛在自己肩上。

一中隊負責的廣深高速公路是連接珠三角的一條大動脈,日均車流量20萬輛,高峰期達60萬輛。在他當交警的8年3個月里,劉海峰在這個高速路上巡邏里程超過了48萬公里,相當於繞地球赤道12圈。

30公斤一箱的彈藥箱,同事腰椎受傷搬不動,他會一下搬起兩箱送到靶場:「沒事,我來。」

7月24日傍晚,正在路面駕車巡邏的劉海峰突感身體不適,他強忍着背部的劇痛把警車開回駐地,然後在中隊的微信群里問了一句:「我可能中暑了,你們誰會刮痧?」

「他總勸我們不要太累,要注意休息,但他說這話的時候從不敢看我的眼睛,因為他自己根本做不到。」回憶起和劉海峰在警校共事的日子,深圳警察機動訓練支隊四大隊大隊長田凱一度哽咽。

在一次學習分享心得中,劉海峰這樣記錄了自己轉型做一名交警的「初心」:我一直在警校當老師,當我看到深圳交警為了城市的建設和發展,默默無聞站在三尺崗台上、站在道路中間指揮交通、服務群眾的身影,我慢慢被感染了,所有交警都在用一件件瑣碎而又平常的事,闡釋了什麼是偉大,一個個樸素而又平凡的人,詮釋了何謂忠誠。

當晚,交警大隊的院子聚集了200多位他的同事和朋友,誰也不相信,那個身高1.8米多、壯得像頭牛、永遠都笑眯眯的「峰哥」,竟然走了。

由於工作關係,平時劉海峰陪孩子的時間很少。2019年春節,因為春運值班,他又沒辦法與家人團圓。農曆大年三十晚上,電視台播出了記者採訪劉海峰介紹春運情況的畫面,女兒特意站在電視機旁,跟屏幕上的爸爸合了張影,「爸爸陪我過年了」。

今日关键词:艾克森入选国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