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能力刀哥-香港机场能不能管-和田新闻

  • 时间:

太空盗窃银行账户

「我們可以做的已經儘力做了。」

法律早就擺在那裡,關鍵是執法者的能力與意志的問題。

哦,不對,他們也挺忙的,忙着在門口擋着警察不讓進機場大廳了。

第二,香港機場身處珠三角區域,應該說,這是中國空港最密集的區域了,很多機場和航線之間實際存在競爭關係。

刀哥通過不同渠道詢問得知,在第一位內地遊客長達近4個小時的被毆中,早有人報警,只是不知是機場職員報的警,還是圍觀群眾報的警。但當警察趕到后,機場保安拒絕港警入內,理由是「沒有發生罪案」。

就在香港機場出台禁制令后,一署名為「空管主任」的人教黑衣人如何繞過禁制令:比如帶上護照假裝普通遊客,相互之間假裝不認識,每個人推個車佔用更大空間,等等。

4我們都知道農夫與蛇的故事。一個農夫在路上看到一條快要凍死的蛇,心存憐憫,就把蛇放進自己的懷裡。等蛇醒過來,卻對農夫說,它餓了,「你救人要救到底,我要吃了你」。

新西蘭和泰國也被爆出已經制定計劃,必要時撤離在香港的本國人。

香港機場這幾天出現的聚集,是示威者藉著接機的名義出現在機場,不走遊行示威的審批程序,繞過法律的規制,似乎顯得機管局沒什麼管理責任。

2今天,香港機場發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有意佔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機場的正常使用。

3管得住是一方面,機場的工作人員們想要管嗎?

這意味着,全球頂尖且繁忙的香港機場除了為旅客提供了安全、可靠、有序的乘機體驗之外,還在管理能力、服務能力等方面表現出色,也說明它擁有駕馭各種複雜情形的能力。

特別緻謝張寶鑫先生。

前些年,國際航空公司和旅客往往慣性地認為,香港是一個理想的中轉地,實際上,香港機場在航路選擇、城市依託等條件上確實也還有一些相對優勢。

即使從較為大眾的視角看,在航班全部暫停飛行的這段時間里,機場可以採取停空調、停水、局部停電等舉措,或者其他表達驅逐意願的舉動。然而都沒有。

问题是,禁制令有用吗?

一位女客服,操着並不流利的普通話,表達了下面幾個意思。

機場停擺,也遠遠不是一個它自己的事。因為香港機場還貢獻了香港5%的GDP,代表着香港的國際形象。有媒體認為,香港機場癱瘓比中美貿易戰給香港的重創都要嚴重。

香港機場給了示威者們庇護,示威者卻已經給了機場反噬。刀哥很困惑,香港機場為什麼還會繼續姑息示威者。

接機確實管不着,但一下子來了黑壓壓的一片,嚴重影響到旅客的正常通行時,機管局顯然需要採取行動。

開什麼玩笑!有人已經失去人身自由,生命安全受到威脅,這還不算罪案?難道真的要等到出了命案?

按照美國中央情報局2013年發表的《世界概況》,全球共有41788座機場。香港機場能夠從中脫穎而出,維護秩序、解決問題的能力應該也是其看家本事。

經過我們的調查發現,在連續幾日的混亂,以及鬧出內地人被打的事,香港機場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在值完機趕往閘機口的途中,靜坐的黑衣人試圖阻止他們。他們往左,黑衣人身體就往左,他們往右,黑衣人就往右,還有一個男生拿着激光筆不停地晃他們的眼。K嫂當時就被嚇哭了。

再看香港機場的人員構成。機場管理局大約有2500人,而整個機場共有大致7.3萬人(包括航空公司的職員、地勤人員等)。

對於昨天有兩名內地旅客在機場被暴打,其中一名旅客甚至被困近4個小時,女客服說,「機場當然有責任,我們應該立刻去阻止他們。機場也沒有縱容,而是立刻有職員去了解情況並報警,至於警察有沒有立刻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我們不知道。」

第三,最為可怕的是,一旦香港機場失去國際空港中心位置,再想找補回來,可就難上加難了。一位新西蘭旅客在香港轉機遇到示威事件航班取消,黑衣年輕人向她鞠躬請求諒解,她說,你們的事情我不懂,但我以後不會選擇在香港轉機了。

如果這不是姑息和縱容,那什麼才是?

而維持機場的正常運營,保證旅客乘機安全,這是即使排名末位的機場也應該做到的,誰也不可能讓旅客每次乘機都像是穿越敵占區一樣需要冒生命危險。

按照官網的說法,香港機場是全球第一的貨運機場,每年客運量7290萬,摘得的「全球最佳機場」獎項超過70個。權威的Skytrax全球機場最新排名里,它名列前五。

很遺憾,香港機場方面沒有應對突發事件的有效預案,也沒有展現出強烈的干預意願,這些暴徒因此以為自己可為所欲為而又不用付出任何代價,他們就會成為一群易怒、衝動的烏合之眾。

就像漫威電影一樣,九頭蛇已經滲透到香港的各個部門,機場概莫能外。

第一,停擺一日,損失巨大,機管局本身的盈利都要減少2285萬港元,那到底是什麼讓它們解決問題的意願如此不迫切?

我們先看「能力」。香港機場管得住嗎?

請香港機場好自為之!在經過香港機場「黑暗一日」后,我們想問:為什麼第一位遊客被禁錮近4個小時后,才見香港警察現身?

嘖嘖嘖,所以香港機場說自己儘力了,你信嗎?

1今天中午,刀哥以乘客身份,撥通了香港機場的客服電話。刀哥想知道,對於陷入混亂的機場,香港機場能不能管,有沒有管,要不要管。

刀哥大致聽出了兩層意思,一來機場方面已經儘力了,二來即便出現暴力情形也是警察沒有盡責。

機場有沒有儘力,我們一會再說,甩鍋給警察,這位客服做得倒挺熟練。

是香港警察反應速度慢嗎?非也,他們接到報案后馬上到達機場,竟然被機場保安攔住了,連門都進不去!這是怎麼回事?

之前,關於機場內部人員暗中支持示威者的料就更多了,比如教授如何癱瘓機場,得用行李車堵住登機口;說T1比較重要,要搞T1……

一般來說,各地機場的治安均由機場自行負責,警察只有在機場方面報警,或者遇到其他緊急情況時才會出警。

這些時候,香港機場在做什麼呢?給出了幾份溫吞水一樣的通告而已。

香港機場作為機場秩序的第一負責人,在機場公共秩序的維護上卻站到了二線。我們有理由懷疑,香港機場管理方對示威者採取了姑息、縱容的態度。

據刀哥了解,在第一位旅客在機場被瘋狂圍攻長達近4小時里,至少有兩批救援人員先後進入人群查看情況,但都沒有做任何處理就退出人群。有記者詢問現場一名機場工作人員,「沒有安保人員管嗎?」該工作人員表示,那邊有安保,但記者追問「在哪時」,這名工作人員含糊其辭。

依據常識推斷,當某一公眾區域人流超出負荷,尤其是其中明顯存在極端暴力人士的時候,有關部門需要密切追蹤、防範,並和警察保持密切溝通,一旦出現失控局面,及時採取措施控制事態。

據專業人士介紹,毗鄰的深圳寶安機場、廣州白雲機場、珠海金灣機場的運力都還有潛力可挖,尤其是珠海金灣機場。此外,更大優勢是,這些臨近的機場都還能繼續擴建。再加上香港離這些城市的陸路交通都不算遠,現在又有港珠澳大橋助力,它們就更容易分擔香港的運力。

但最近幾天的混亂中,我們甚至在鏡頭掃過的那一剎,基本沒有看到香港機場自身安保力量出現在相應區域,去行使維持秩序、阻止暴力行徑的正常職權,就算有,也是要麼和黑衣人有說有笑,要麼對違法行為熟視無睹。

但它一旦因為某些原因沒落下去,無法履行一個國際空港的正常職能的,那麼珠三角的其他空港完全可以分擔它的功能。

「確實有很多人打電話質疑香港機場目前的事態。但這也不是機場一方能做的,實際上機場里每一天都有警察在,有一個警察局是(管轄)機場範圍內(事務的)。」

細思極恐的是,示威者被放進了機場,如果其中混入了恐怖分子,導致劫機、暴恐事件的發生,怎麼辦?在這麼一個人流密集的地方,有這麼大的安全隱患,讓我們有理由懷疑,香港機場到底想要幹什麼?

在極端人士發起的所謂「八五大罷工」中,機場有超過3000人請了「病假」,放在7.3萬的總員工數中,比例不算低。

專業人士告訴刀哥,由於黑衣人已經威脅到了機場的正常運行,在人數較少的那幾天,機場完全可以要求安保力量將示威者驅逐,這合法也合規。

「集會人士在機場裏面有這樣的活動,我們管不了,我們沒有辦法預料他們(示威者)那麼激動,把整個機場運作破壞了。」

Kris夫妻倆8月12日下午試圖從香港機場返回北京。在滿是黑衣人的香港機場,K叔和K嫂有一種徒步進入擁擠野生動物園的感覺,身邊的黑衣人就像是一頭頭野獸,稍不留意,他們就會衝過來撕咬你。

言盡於此,香港機場,好自為之吧。

退一萬步講,示威人群如果超出了機場的處理能力,只要影響到機場的正常運營,機場就應該求助於警方。但是,結果並沒有。甚至連警察進入機場,如果落單,人身安全都會受到威脅,只能掏槍自衛。

這些人不僅不想管住混亂,甚至還可能為示威者大開方便之門,有這些「內鬼」在,示威者也能更加肆無忌憚。

內地人被打,香港機場為何攔着警察不讓進?

當香港機場變成黑暗森林,就連普通旅客行走其間也驚恐萬分。

這才有了風能進雨能進,警察不能進香港機場的怪象。

香港《航空保安條例》明文規定,任何人都不得損害機場內的公共設施,都不得危及機場內人員的安全。

今日关键词:唐嫣为刘亦菲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