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新闻话题-故意伤害、防卫过当or 正当防卫?2019年8月27日-爆料新闻

  • 时间:

杨紫新剧宣传

8月29日,是李雲湘27歲的生日。唐雪被羈押後,當從辦案警察處了解到李雲湘死亡時,她表示「寧可躺在醫院死的是我,不是他」。

于歡案、崑山案之後,最高檢於2018年12月發佈了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闡釋正當防衛的界限和把握標準,進一步明確對正當防衛權的保護,積極解決正當防衛適用中存在的突出問題,為司法辦案提供參考。

得知無罪,王新元控制不住大哭,出看守所時,沒收拾東西,只想趕緊走。他之前怕被判刑,睡不好,總夢着一家團圓。

進看守所後的3個月內,唐雪一直沒來月經。事發後,唐雪腹部持續疼痛了很多天,上廁所便血。唐父表示,「我女兒的左臉部,上嘴唇,左膝蓋都被李某打腫、淤青了。」而被唐雪「反殺」的李雲湘,當時送到醫院時已被告知:「人早沒了。」

《刑法》第二十條規定,為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中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構成正當防衛要求有以下條件:不法侵害現實存在、不法侵害正在進行、具有防衛意識、針對侵害人防衛、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

以正對不正「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兒子手上沒有刀,對方手上有兩把刀,這怎麼能算是正當防衛呢?」李雲湘的父親不理解。

起訴書中檢方認為,唐雪與被害人李某湘發生扭打過程中,持刀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死亡,其行為已觸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應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唐雪行為具有《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處罰情節,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唐父得知女兒被辱罵,帶着唐雪去找李雲湘理論。之後,李父又帶着李雲湘到唐家道歉,但均以不愉快收尾。

有人持相同觀點,李雲湘的菜刀被朋友羅某坤搶走並丟掉,如果唐雪選擇報警,而不是孤身一人主動出門迎戰,本可以大事化小。唐雪帶刀迎戰,說明其並不只想防禦。

「淶源反殺案」中,趙印芝在帶着兩把水果刀等兇器闖進家中的王磊倒地後,仍有劈砍行為,這成為了此案是否為「正當防衛」的爭議點。

次日凌晨1時許,李雲湘持菜刀再次到唐家。麗江市永勝縣人民檢察院起訴書(永檢公訴刑訴【2019】186號)記錄,李雲湘使用菜刀對唐家大門進行砍砸。李雲湘的菜刀被勸阻朋友搶走並丟掉。

殷清利律師告訴央視網記者:「從以前司法實踐來看,對於正當防衛制度的適用仍趨保守,不敢或者不善於適用正當防衛制度,將本屬於正當防衛的行為認定為防衛過當,甚至認定為普通的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的現象,客觀存在。」

在杜志浩(死者)等人的推拉、圍堵中,于歡是在民警已到達現場的情形下實施防衛的,公安機關已經介入事件處置,于歡可以透過玻璃清晰看見警燈閃爍,應當知道民警並未離開在於歡持刀警告不要逼過來時,杜志浩等人雖有出言挑釁並向于歡圍逼的行為,但並未實施強烈攻擊。即使是被捅刺後,也沒有人對于歡實施暴力還擊行為。

打鬥過程持續不過1分鐘,兩人被勸阻者拉開,李雲湘往巷道外跑的過程中撲倒在地。勸阻人員上前,發現倒在地上的李雲湘受傷。李雲湘被送往醫院救治,經搶救無效死亡。

崑山警方認定,于海明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依法撤案,並將他予以釋放。

《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發生在雲南偏遠山村的一莊「反殺案」,近日隨着檢方起訴書的曝光,引起廣泛關注。

責任編輯:張岩

法院認為,于歡面臨的不法侵害並不緊迫和嚴重,卻持利刃連續捅刺四人,致一人死亡、一人重傷、二人輕傷,嚴重超出了不法侵害人對其推拉、圍堵、輕微毆打通常可能造成的人身安全損害後果,應當認定為防衛過當。

與「于歡案」相同,「崑山反殺案」也受到了大眾的廣泛關注,輿論呼聲很高。

與這次「麗江反殺案」相同,「河北淶源反殺案」也是發生在防衛人家中,案發後,防衛人也被羈押了半年多。

正當防衛法條耳熟能詳,可正當防衛的認定卻並不容易。

「反殺案」中的殺人者兩年多前6月23日,對于歡來說,是頗具轉折意義的一天。從故意傷害到防衛過當,從無期徒刑到5年有期徒刑,他經歷了蹦極式的命運轉變。

「于歡案」終審判決書認為,于歡是在人身安全面臨現實威脅的情況下才持刀捅刺,且其捅刺的對象都是在其警告後仍向前圍逼的人,且僅對圍在身邊的人進行捅刺,可以認定其行為是為了制止不法侵害。因此,法院對于歡及其辯護人、出庭檢察員所提于歡的行為具有防衛性質的意見,予以採納對於原判認定於歡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當防衛意義上的不法侵害,予以糾正。

所謂正當防衛,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對不正」,是正義行為對不法侵害。我國在刑法上設立正當防衛制度的初衷,就是為了鼓勵公民敢於、勇於利用該制度同不法侵害行為作鬥爭,制止不法侵害行為特別是犯罪行為。

另外,《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無限正當防衛,是指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仍然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唐雪在家中聽到砸門聲,去廚房拿了一把紅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準備出門查看情況。她通過家屬轉述稱,自己是聽到了李雲湘說要翻牆殺她全家,以及砸門的聲音,才判斷對方有工具,因此自己去廚房拿了刀具。

麗江「反殺」風波唐雪和李雲湘同屬麗江市永勝縣中洲村村民,兩家相距不過300米遠,他們的長輩還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糾紛的緣起是,2月8日晚23時許,唐雪參加完朋友生日聚會,朋友開車送唐雪回家,路遇李雲湘攔車,李雲湘被同行人拉開。唐雪下車步行回家,李雲湘上前對其進行辱罵。

擔任唐雪一審辯護人的殷清利律師不認同檢方的起訴理由。8月28日,他正式向雲南省檢察院提交《撤回起訴申請書》:列出七條20點論證,證明唐雪行為系典型的、具有標桿意義的正當防衛行為。

2018年8月27日,「崑山反殺案」事發。兩天後,身處看守所的于海明從民警處得知劉海龍的死訊,難以自控大哭。他夜不能寐,為自己的命運而焦慮。而令他沒想到的是,5天後的9月1日,他就收到了警察送到他手中的《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

唐雪打開大門上的側門後,剛要走出來時,被李雲湘一腳踹回去。她又衝出來,和李雲湘扭打在一起。通過家屬轉述,唐雪表示,當時現場燈光不強,她沒辦法判斷周圍情況,不確定對方手上是否還持有工具。

最終,檢察機關認為,王磊攜帶兇器夜晚闖入他人住宅實施傷害的行為,屬於刑法規定的暴力侵害行為。王新元、趙印芝、王小菲的行為屬於特殊防衛,對王磊的暴力侵害行為可以採取無限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如今一年過去,于海明妻子稱丈夫的身體狀態已經康復,可是精神上至今還沒有徹底走出陰影。另一方面,崑山反殺案在司法實踐上的標桿性意義,也在悄悄地改變了許多人的人生。

也有人認為,李雲湘持刀砸門,就有故意殺人的嫌疑,唐雪一家的性命就受到威脅。她完全有權利奮起自衛。她不退讓是她的權利,退讓不是她的義務,帶刀也是為了防衛。

可以說,于歡案在正當防衛制度司法實踐中,具有一定轉折意義。

檢察機關認為,于海明所做出的搶刀反擊行為,屬於情急下的正常反應,不能苛求他精準控制捅刺的力量和部位。雖然造成不法侵害人的死亡,但符合特殊防衛要求,依法不需要承擔刑事責任。

自2月10日,90後唐雪被雲南麗江永勝縣公安局刑事拘留,隨後被羈押在麗江市看守所,如今,半年多時間已經過去了。

故意傷害、防衛過當or 正當防衛?2019年8月27日,適逢崑山反殺案一週年,此前有「于歡」案,後有「河北淶源反殺案」,似曾相識的爭議,二者的邊界到底在哪裡?那些捲入正當防衛風波的人,最後都怎麼樣了?追溯近年「反殺案」,正當防衛條款似乎正在「個案」中逐漸被激活。

一千個人的心中,有一千種正義。北京市京悅律師事務所於澈律師認為,李某湘雖然醉酒,但在打鬥過程中並不持有武器,且李某湘有家人及朋友勸阻控制,李某湘對唐雪進行踢打,但按常理,不能作出李某湘的行為屬於「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的判斷。

殷清利告訴央視網記者,在於歡案之前,他們代理的此類案件,最後能認定防衛過當的比登天還難,其中認定正當防衛的更是少之又少。而在於歡案之後,他們代理的兩起案件,在防衛人致一人死亡的前提下,均認定為防衛過當,均被判決有期徒刑六年。

巧合的是,殷清利正是當年山東「辱母殺人」案于歡的辯護律師。

案發235天後,捲入反殺風波的淶源王家,歷經恐懼、擔憂、起伏,迎來了峰迴路轉。2019年3月3日,河北省淶源縣人民檢察院認定趙印芝、王新元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不予起訴。

在向雲南省檢察院提交的《撤回起訴申請書》中,殷清利認為:案發時間段為深夜凌晨,光線暗淡,被告人唐雪等人對周圍人員能夠感知,但對在現場的人是否持有刀具、如何使用刀具等卻很難辨識。此客觀環境也影響被告人唐雪對防衛環境的判斷,因此也會增加相應防衛力度。

4月3日,王新元夫婦放棄了國家賠償的申請,因大半年牢獄之災,此前,王家曾申請104萬元的國家賠償。王新元的兒子表示,全家現在只希望能平靜地生活。

今日关键词:李小璐给甜馨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