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看数字税对企业运营到底会产生多大影响-网页游戏平台-大视野新闻网
点击关闭

山泉影响-首先要看数字税对企业运营到底会产生多大影响-大视野新闻网

  • 时间:

新冠全球响应计划

12日《紅周刊》再次以電話連線形式獨家對話李山泉,在他看來,英國此次加征數字稅試探意味明顯,短期此舉對科技龍頭股的影響較為有限。但需警惕英國示範作用下,引發全球其他國家跟風出台數字稅,從而蠶食科技龍頭股的業績和利潤。就阿里、騰訊、美團等中國科技股龍頭而言,未來隨着業務出海規模的擴大,或許也會面臨數字稅的衝擊,投資者需對此加以重視。

李山泉:大型網絡公司所依託的網絡操作可以輕易跨越行政管轄區域限制發展業務,這與原有的行政管理體制會產生巨大矛盾。因為不管任何一個區域的政府管理部門,對當地的稅收、就業、勞工、資本等都有管轄權。唯獨網絡公司可以輕易滲透到非註冊地管轄的地區去,拿走非管轄區的勞工和收入,但卻不受管轄,也不用給當地上稅。

李山泉:投資人不會因為一個稅收政策就直接改變投資決策。首先要看數字稅對企業運營到底會產生多大影響,如果直接影響到企業未來的盈利或者收入,那可能會對投資決策產生影響。反之,隨着企業不斷發展,企業的增長完全可以覆蓋掉稅收帶來的負面影響,投資者可能對此也就不用過於擔心,需要具體問題做具體分析。

數字稅的徵收對徵收國肯定是好事。英國稅務海關總署認為,到2025年財年結束時,此項稅收可能會帶來多達5.15億英鎊的額外年收入。但具體數字稅會如何徵收,這對於企業和國家都是新問題,涉及跨國公司對數字稅實施的意見和跨國公司母公司所在地等,例如谷歌、亞馬遜等都屬於美國公司,美國也會為了保護本國的企業提出一些問題,這有助於稅收本身的完善,但也會導致數字稅從提出到真正實施間隔較長。

《紅周刊》:亞馬遜此前在法國擬加征數字稅時曾表示,加稅可能會導致本國平台上中小企業和消費者受影響,對其自身影響或許有限。對此,您如何看?

就比如說,非洲某國家對中國出海的高科技企業5~10年不徵稅,但非洲高科技發展的很緩慢,這會使得企業過去面臨沒業務可做的問題。但如果這家中國企業到英國去,技術允許准入、人口技術發展水平等對企業發展戰略都很合適,在那也預期可以實現盈利,那企業往往是即使交稅,也是願意到英國去發展。(文中涉及個股僅做舉例,不做買入或者賣出推薦)

英國數字稅示範效應明顯網絡公司財富分配問題成爭議焦點

李山泉:這需要看投資者是長期投資還是短期投資。如果在股市受重創時,投資者有遠見,着眼于未來,此時是買入好公司的最佳機會。但在這種恐慌調整氛圍中,到底有多大的勇氣、多大的財力去買入優質公司才是問題關鍵。

中國互聯網巨頭出海需先測算成本

李山泉:從公司主體來看,谷歌、亞馬遜、Facebook、Uber等大型跨國企業,因為有大量業務在英國運營,所以數字稅後續如何發展、是否如期開展,對公司發展影響較大。

此外,如果徵稅力度過高,可能會如當初谷歌選擇放棄內地業務類似,企業從該區域撤離,因為每個企業都會衡量自己的利益得失。但不可否認的是,作為一個新鮮事物,英國數字稅的推出,在多米諾骨牌效應下,各個國家肯定會效仿,科技巨頭的利潤可能會隨之受到影響。

如果政府與企業做博弈,在徵收上可能會有文章可做,從而避免這種轉嫁,或者使這一過程並不容易,這牽扯到具體的技術問題了。例如,課徵是對利潤徵收還是對收入徵稅,或者是對營業額徵稅,抑或是固定的稅收;只要在某個國家做生意,必須先繳納一筆營業稅。課徵點的不同,直接決定了稅收負擔由誰來承擔。

3月12日,英國宣布從4月1日開始對搜索和廣告等數字服務收入徵稅2%,美國科技股巨頭Facebook、谷歌和亞馬遜或最先受到衝擊。此前,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家也表示擬出台數字稅。去年11月19日,美國景順基金高級基金經理李山泉在接受《紅周刊》採訪時就表示,「數字稅正成為全球科技龍頭股的潛在雷區。」

《紅周刊》:您之前提到,數字稅是科技龍頭股的潛在「雷區」。此次英國推出「數字稅」可以看做是靴子落地嗎?

編者按:21日本公眾號刊發的《獨家專訪李山泉:要用3年的視角看待當前市場股災活下來最重要》一文中,美國景順基金高級基金經理李山泉先生談了他對當前全球暴跌市場下焦點問題的看法,引發了投資者的熱議。

例如,A和B兩家公司從事不同行業,儘管對兩家公司所徵收的數字稅比例是一樣的,但數字稅對這兩家企業最終產生的收入或者盈利的影響可能是不一樣的。再比如,亞馬遜作為銷售平台,和微軟這種自己銷售產品的公司就是不同的,他們牽扯到客戶群、牽涉到技術含量、與當地消費者的互動,以及主要受益者等都是不同的。

李山泉:從企業角度,任何稅負都可以通過採取一定的方法轉移給消費者或其他在該平台上的參与主體或者轉移給供應鏈的上下游企業。

《紅周刊》:您剛提到想要推出數字稅的國家並非只有英國,為何多個歐盟國家也試圖推出數字稅?

李山泉:當前數字稅在國內不太受投資者關注,主要在於中國的互聯網企業巨頭的大部分業務都在國內。未來如果中國企業想要走向國際,數字稅就是不可避免的問題。但日後企業在出海前,可能也都會先把各項因素考慮清楚。如果與發展戰略匹配,且預期可以實現盈利,則企業交稅也會樂意。

李山泉:數字稅暫時對股價沒有太大影響,一方面因為加征力度比較小,可以忽略不計。另一方面因為當前市場因恐慌暴跌,此時不能用常規的指標來分析,否則很多問題在當前都會被錯誤解讀。

《紅周刊》:本周以來,截至12日收盤,Facebook、亞馬遜、谷歌累計跌幅分別為14.7%、10.02%、14.2%。在您看來,這些公司的下跌除了受市場大環境影響,是否也受到了此次數字稅的影響?

而在本月12日,英國數字稅推出的當天,《紅周刊》記者也就此話題與李山泉先生展開了深入的探討。以下為《紅周刊》此次專訪的正文:

《紅周刊》:從英國數字稅徵收對象來看,適用於全球銷售額超過5億英鎊(43.53億元)、且其中至少2500萬英鎊(2.18億元)來自英國用戶的公司。您認為哪些公司受到的影響可能會比較大?

以亞馬遜為例,它的發展把全球電商市場帶動起來,但註冊地在美國加州。公司的創立或許影響了其他區域零售企業的發展,電商產生的利潤集中該公司,但其他地方卻未受益。國外早就發現這一問題併為此爭論,但沒有引起國內投資人太多注意。當然數字稅推出的背後,也說明全球科技巨頭的出現,使得社會貧富差距懸殊,財富分配領域出了問題。

Facebook、谷歌、亞馬遜受衝擊最大

《紅周刊》:這可以理解為此時是投資這些公司的好時點嗎?

李山泉:數字稅主要是針對全球運營的大型公司,其業務所在的某些國家想要通過徵稅的形式從中分一杯羹。但英國此次推出的數字稅試探的成分比較大,一方面稅收的比例並不高;另一方面,徵收的目標對象是美國的大公司,英國實施起來會比較謹慎。

《紅周刊》:阿里、騰訊、百度等中國互聯網科技巨頭,雖然目前多數業務仍在國內,但隨着海外業務佔比提高,未來是否也同樣會受到數字稅困擾?

《紅周刊》:從投資決策角度看,我們該如何看待數字稅對科技龍頭股的潛在影響?

今日关键词:九寨沟3月底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