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好攀枝花境内历史上的冶炼遗址-环球军事新闻网
点击关闭

冶炼发现-保护好攀枝花境内历史上的冶炼遗址-环球军事新闻网

  • 时间:

法国逆转澳大利亚

經過4次複核確認后,2015年1月4日,四川省考古院對這片鐵路施工將要破壞的區域進行搶救性發掘,驚喜很快出現。

老專家們還建議,可以做好攀枝花文化歷史延伸這篇文章,邀請專家研討、撰寫分析文章,編寫攀枝花冶鍊遺址普及性讀物,並讓更多攀枝花的冶鍊遺址文圖以及實物走進攀枝花中國三線建設博物館,增加博物館和攀枝花的歷史長度與厚度。

老君山猜想2018年10月和2019年6月,市老科協老專家們2次來到山清水秀的仁和老君山,考察千年前的長箐溝冶鍊遺址。遺址在老君山腳下的長箐溝一側,從溝口往上,當地人稱下段為「下廠」、中段為「中廠」、上段為「上廠」。

在匯總情況時,老專家們結合當地的太上老君廟和周邊早已被文物考古發現並認定的多處軍事古堡分析,老君山周圍的保安營、萬寶營等古堡,有可能是為保衛冶鍊遺址而設置的。

其實,從2000多年前至今,攀枝花乃至攀西地區的冶鍊歷史一直在延續,從未停歇。

考察和利用除了攀枝花的廟門前遺址、長箐溝遺址,市老科協老專家們考察后還發現,從西昌向南到攀枝花並延伸至雲南境內,都有大小不一的冶鍊遺址。此外,在考察中,老專家們還從一些本土老年居民那裡了解到,曾經仁和區同德鎮有1個挖銀洞,鹽邊縣冷水箐有1個鍊金廠存在。

據該村民介紹,這些渣塊都取自那道土坎下的地里,是他開地種桃樹時挖出的,數量很多,大的已被他用來砌堡坎,小的堆在地邊,可惜很多被山洪沖走了。老專家們說,這戶村民家的堡坎簡直就是一堵「展示攀枝花古代冶鍊歷史的博物牆」,可以稱這個古代冶鍊場遺址為「長箐溝冶鐵遺址」。同行的本土居民王永森說,不止是冶鐵,附近還有煉銀的遺址,地名至今還叫「銀廠溝」。冶鍊者為保平安,還在山頂修建了太上老君廟。

老專家們建議,應當大力組織冶鍊、人文等專家進一步考證,重新書寫攀枝花鋼鐵工業歷史。組織專業考古團隊調查、發掘、測定年代,力爭投入資金,保護好攀枝花境內歷史上的冶鍊遺址,並再現歷史上的冶鍊工藝流程與生活場景,把這些大多處在山林里的冶鍊遺址打造成旅遊景點,使其與原有各個線路的景區景點相得益彰,激發新的活力。

攀枝花是聞名全國的「釩鈦之都」,然而這座城市的冶鍊史究竟有多長?是從上世紀60年代才開始的嗎?

考察中,老專家們來到一處桃林邊的土坎下,只見土坎又高又長,被苔蘚、藻類植物覆蓋。老專家們先是在桃林里揀到幾塊大者直徑超過20厘米、小者不低於10厘米,顏色黝黑,結構或密實、或狀如蜂窩的冶鍊鐵礦遺留下的渣塊。接着他們于土坎上發現多處裸露出同樣的渣塊,並且發現表面相當堅硬,類似爐壁的地方。後來,他們又在旁邊一戶村民家高大的堡坎上發現體量更大的冶鍊渣塊,還發現表面有黃銹的鐵礦石。

鄒京發說:「我們認為,2000多年以前的米易『廟門前遺址』在先,1000年左右的仁和『長箐溝遺址』居中,當代的攀鋼列后,正好串連成一條有力的實物證據鏈,證實攀枝花從古至今都是中國西南的鋼鐵工業重地,冶鍊歷史至少已經有2000多年,值得攀枝花人自豪與驕傲!我們一定要千方百計保護好它,利用好它。」

由此,一種觀點認為這是明清時期用於軍工的冶鍊遺址,軍工屬高度機密,因此周邊才會有那麼多駐軍保衛的軍事古堡遺址;一種觀點結合附近還有「銀廠溝」的地名,認為有可能跟造幣有關,也屬於國家高度機密,需要駐軍保衛;也有人認為這是秦朝時期遺址。

據市老科協副會長鄒京發介紹,市老科協一直在搜集攀枝花和攀西地區古代採選礦、冶鍊及金屬加工史料。從已經搜集到手的史料看,從古至今,這些地方在冶鍊方面至少有三個特點:一是創業起步早,米易廟門前商周遺址出土的礦渣,表明這裏的冶鍊可追朔到2000多年前。二是冶鍊遺址點多面廣,從涼山州到攀枝花市已經有據可查的有66個點。三是有相當的規模,攀枝花的寶興山上,留有3個采銀洞和3個挖銅洞,2個銀洞聯通要走上1天;冕寧的麻哈金曾最高年產達15000兩;鹽源的窪里金廠,採金人曾達3萬人之多,採得最大一塊金有31斤之重,30年累計生產了10萬兩金子。

老專家們認為,歷史上的冶鍊遺址是攀枝花的一筆寶貴財富,對於我們打造攀枝花歷史文化名片,推動攀枝花農文旅融合發展,將起到積極作用,應該大力保護與利用。

鄒京發說:「推測因為事屬『機密』,我們這些年查閱了許多當地以及周邊的地方志,這一帶冶鍊遺址均無文字記載。爭論無果,但大家都認為,無論是明清遺址,還是秦朝時期遺址,至少可以把攀枝花的冶鍊史由短短50來年,向前推進到1000多年前。」

2013年5月,四川省考古院以及當地文物部門在對成昆鐵路米攀段進行考古調查時,在米易縣丙谷鎮東側沙溝村8組東南面的山坡梯田上,發現了這片遺址。當時這片遺址是當地村民改造的梯田區。然而走上梯田田埂,地表就散落着商周時期的夾砂陶片。它們從何而來?考古人員展開鑽探,發現土層之下含有商周及戰國時期的石器陶器,初步確認了這是一處商周時期的聚落遺址。因當地小地名叫廟門前,命名為廟門前遺址。

廟門前的發現2015年3月20日,《四川日報》以《攀枝花發現商周「冶鍊場」遺址冶鍊史提前2000年》為題,報道了米易廟門前遺址發掘過程。

然而,此次發掘最重大的發現焦點在出土了2枚冶鍊留下的疑似銅渣。考古人員在商周時期的文化層,發現了大量紅燒土塊以及規則灰坑,完全區別於普通百姓生火做飯的雜亂灰坑。它們究竟有何作用?隨着發掘深入,考古人員果然在土層中發現了2枚礦渣和坩堝堝底,證明攀枝花的祖先們,早在2000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利用地底豐富的礦產資源,開始了冶鍊。

在已經發掘的近500平方米遺址區,考古人員發現了多達9層的遺址堆積:古代文化層中已經發現了40個左右的灰坑、3座房子和2條溝的遺存,另外還有數十級的柱洞和2座灶。除此之外,還發現了近200件陶碗、陶罐以及平底器、石斧、石錛等生活器皿和工作器具。根據這些密集出現的考古遺存,考古人員發現,廟門前遺址是攀西地區不可多得的商周時期重要聚落遺址。考古隊認為,由於部分出土陶片已經具備金沙江流域新石器時代晚期遺存特徵,不排除廟門前遺址年代上限可能更早。

今日关键词:上海AI定制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