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虚增利润1.31亿元-龙南新闻
点击关闭

净利润成本-獐子岛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虚增利润1.31亿元-龙南新闻

  • 时间:

法国逆转澳大利亚

  面对这份亏损财报,獐子岛给出的解释是:2019年上半年,受海洋牧场虾夷扇贝灾害影响,以及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环境持续低迷的制约,公司运营负荷较重。再一次把“锅”甩给扇贝,自然是毫无说服力。

獐子島集團會採取怎樣的應對,如何回複本次深交所的問詢函?「扇貝跑了」的解釋此次能否站得住腳?目前還尚無法給出定論。

  上半年,獐子岛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563.61万元,深交所要求说明政府补助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獐子岛是否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在2018年,獐子岛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3043.82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89.56%、占当期归属净利润的94.80%。深交所当时也要求獐子岛说明上述政府补助收到的时间和会计处理,以及是否对政府补助存在重大依赖。

上半年,獐子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4691.45萬元,同比減少80.15%。獐子島稱其主要原因是2018年上半年加快銷售回款,控制採購付款節奏,經營性現金凈流量增加較大,導致本期同比減少。對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島說明公司的應收賬款回收政策變化、預付款政策變化,從而說明經營性現金流大幅減少的合理性。

「扇貝跑了,扇貝又跑了」已成為A股上市公司獐子島被股民拿來調侃的專用詞語了。近日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佈公告,吃到了深交所針對半年報的問詢函。問詢函共提出14個問題,要求公司說明為應對蝦夷貝災害所採取的有效應對措施,並詳細論證蝦夷貝災害對獐子島集團持續經營能力的影響。

  而到了此次的第三季,在2019年一季报中,对于一季度营业利润亏损4622.24万元、归属净利润亏损4314.14万元的情况,獐子岛给出的解释依然是“虾夷扇贝受灾”。之前“扇贝跑了2.0”引起了市场对于獐子岛财务造假的广泛质疑,很快,被立案调查。

  闻名A股的獐子岛“扇贝跑路”事件陆陆续续上演了5年,从2014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受灾害影响,扇贝产量几乎绝收”引发热议,到今年被深交所下文“索取应对措施”。獐子岛回回都能将缘由归为“天灾”。或许,扇贝问题已成为獐子岛“固定”的理由了。

而且,據證監會今年7月出具的《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因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信披不及時等,證監會擬對獐子島及其董事長吳厚剛等24名責任人,作出行政處罰及採取市場禁入措施。

根據證監會的調查結果顯示,獐子島這場財務造假從2016年就已開始。獐子島2016年年度報告虛增虛增利潤1.31億元,虛增利潤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58.15%;2017年年度報告虛減利潤2.79億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38.57%,追溯調整后,業績仍為虧損。

2018年2月,獐子島又稱降水減少、養殖規模大幅擴張、海水溫度異常等原因導致「扇貝越來越瘦,最後誘發死亡」,因此減少2017年凈利潤6.38億元。但經證監會調查,相關盤點公告和核銷公告均涉嫌虛假記載。

  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獐子岛营收为12.8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5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3337万元。獐子岛的这份“期中成绩单”着实令人咋舌,而且背锅的还是扇贝。

獐子島已不是第一次把扇貝推出來「背鍋」了。2014年10月,獐子島稱因冷水團引致的災害,148.66萬畝海域的扇貝幾乎絕收,公司當年凈利潤因此減少8.65億元。直接帶來的後果就是:聞名A股的獐子島「扇貝跑路」事件,但這也只是「扇貝跑路」第一季。

報告中還顯示,在此期間,獐子島的產品:蝦夷扇貝、海參、鮑魚、海螺營收1.19億元、1.01億元、8608萬元、4344萬元,同比變化分別為-43.98%、23.14%、19.98%、-2.71%,佔總收入比例分別為9.21%、7.81%、6.68%、3.37%。海螺產品的成本及毛利率變動幅度較大。獐子島稱,主要原因是2019年以前海螺成本主要為采捕和運輸成本,不包括海域使用金成本,海域使用金成本由底播蝦夷扇貝分攤,因此毛利率較高。對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島補充說明2019年以前相關產品的取得方式、未分攤海域使用金成本的合理性,並說明2019年以後對海域使用金分攤進行調整的合理性。

  接下来的扇贝“天灾”剧轮番上演。

今日关键词:周杰伦新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