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北青报记者11月10日仍在部分电商平台上发现了电子烟产品-下载小游戏-最近娱乐新闻
点击关闭

记者电商-但是北青报记者11月10日仍在部分电商平台上发现了电子烟产品-最近娱乐新闻

  • 时间: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

11月1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佈《關於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下稱《通告》),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不得通過互聯網銷售電子煙,不得通過互聯網發佈電子煙廣告。

一次性電子煙迷惑性更強,校園周邊常見

而就在多家電子煙企業還在觀望,部分電商品台也沒有積極響應下架電子煙產品時,11月5日起,國家煙草專賣局對電子煙監管進行專項部署,各級煙草專賣監管部門開始約談主要電商平台,督促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下架電子煙產品。

原標題: 網上換「馬甲」、線下像「零食」,電子煙仍隱蔽銷售

同一天,北京市場監管部門就對京東、360、快手等9家註冊地在北京的互聯網平台企業進行約談。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執法協作處處長玄洪波說:「約談的有電商平台、搜索引擎、社交平台。我們想通過加強事前的指導,敦促企業按照《通告》的要求切實履行主體責任。」

在一些小型超市或食雜店,北青報記者發現一種一次性的電子煙。比起需要充電、加煙彈的電子煙,售價從30餘元到50餘元不等,門檻更低。這類電子煙的外形大多小巧,有的只有普通捲煙大小,有的像加長版的U盤,有的則類似金屬吸管,讓攜帶和隱藏更為便利。

記者以消費者的身份諮詢了部分門店,店員大多獻身說法稱「吸了電子煙,就覺得普通煙太嗆」「我吸上電子煙,就沒有抽過普通煙了」等。

不僅如此,北青報記者仔細觀察發現,這類一次性電子煙的包裝上大多沒有一個「煙」字。「綠色心情」「蜜桃烏龍」「找抽」等詞大多代替產品名稱印在外包裝的正面。而即使產品介紹中,也絲毫不提及其是「電子煙」的事實,大多以「本品」或「產品」或用口味名稱、品牌名稱一代了之。這種一次性的產品大多有或精緻或絢麗的外包裝,如果不是記者專門來找電子煙,很可能認為老闆遞過來的是一盒零食或者一盒文具。

11月7日,國家衛健委等八部門聯合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青少年控煙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確提出,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相比于專門的煙店,這類小超市或食雜店中並沒有「禁止18歲以下未成年人購買」等提示語句。而部分一次性電子煙本身的外包裝上,也沒有相關的提示語,而有的即使印有提示語,也完全為英文。

「打開就能吸,不用充電也不用加煙彈。吸到沒味道就扔了。」一位食雜店店主表示,來買這種產品的大多是年輕人。具體有沒有未成年人來買,店主表示肯定沒有孩子,而一些購買的青年是不是已經成年,她「不清楚」。不過,店主也坦誠表示,她從來沒有拒絕過任何購買電子煙的顧客。

線下打出「戒煙」招牌對於此次被「斷電」,一些早已進入市場的電子煙企業選擇的加大線下的籌碼。北青報記者走訪通州、朝陽、東城等多地煙酒店發現,雖然不是業務的主流,但是電子煙幾乎遍布上述專門銷售門店。而相比于普通捲煙,電子煙大多還有獨立的專門售賣店,不過在搜索平台上,這些專賣店大多被歸入了「電子科技」商鋪的品類。

而在北青報記者探訪的過程中,一些在售一次性電子煙的食雜店或小超市就位於部分中學的周邊。有的則是一條馬路之隔的正對面。部分食雜店主沒有將這類電子煙公開擺在貨架上,但是大部分將其與普通煙一起擺在櫃檯內,以供挑選。也有少數將其放在了開架的貨架上供顧客自選,而其中不乏將其在放在零食區較高貨架上的店主。

而當記者問及電子煙也含尼古丁怎麼能算「戒煙」時,店員大多表示逐漸會減少吸食頻次,因此稱可以戒煙。不過,當記者追問他本人「戒煙」效果如何時,這位已經於半年前改吸電子煙的店員想了想回答稱「原來一彈兩天吸完,現在大概能吸三天。」一顆煙彈約等於2盒左右的捲煙。有過戒煙歷史的市民則對北青報記者表示,2天抽2盒還是3天抽2盒,對於吸煙者來說根本沒有本質的區別,無非是吸食快慢而已。

此外,在抖音等平台仍舊有一些吸食電子煙的視頻可以搜索到。

在過去的一周多時間里,電子煙迎來了迄今為止最密集的「治理」期。北京青年報記者11月10日走訪市場發現,雖然主流電商平台已經下架了電子煙,但是在一些二手平台和社交媒體上找到電子煙賣家並不困難。而更大的問題在於線下。在便利店以及小型超市中,各種一次性的電子煙產品幾乎每家都有,包括一些學校周邊的店鋪。這些外包裝沒有一個「煙」字,整體像零食,產品像加長U盤的電子煙隱蔽性更強。

國家煙草專賣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現階段,我國針對電子煙的監管重點在於保護未成年人,下一步對電子煙產品的市場監管力度還將加大,將聯合多個相關執法部門,依法查處各類違法行為。

電子煙企業也紛紛表態,悅刻、福祿、魔笛、柚子、億霧等超過26家電子煙龍頭企業已發文表示將全力擁護支持監管政策。其中,悅刻、魔笛已關閉所有電商平台店鋪,實現全網商品下架。

「在醫學上,電子煙從來沒被批准作為戒煙使用。」中國控煙協會呼吸病學防治委員會委員陳曉陽解釋說,吸煙成癮有心理和生理兩方面原因。生理上就是尼古丁等化學成分的作用。從心理上講,吸煙的動作本身也會令人成癮。電子煙本身含有尼古丁,噴吐煙霧動作比傳統煙更為多樣,因此用它戒煙是不合理的。

「代替捲煙、緩解煙癮、有效控煙、輕鬆戒煙、戒煙黑科技……」北青報記者在位於朝陽和通州的多家電子煙專銷門店前看到,這裏大多打着「戒煙」的招牌來吸引顧客。

調查:換個馬甲網上仍可找到電子煙

11月4日,在一場有關「電子煙對健康的危害」的訪談中,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控煙辦研究員肖琳援引中國疾控中心2018年成人煙草調查數據介紹,我國15歲及以上人群48.5%的人聽說過電子煙,5%的人曾經使用過電子煙,現在使用電子煙的比例是0.9%。「據此推算,我國15歲及以上人群使用電子煙的人數大約在1000萬。」

京東零售居家業務部禮品部經理孔凡軍表示,京東已經把電子煙,煙彈,煙油,包括電子煙的品牌等這些詞進行屏蔽,配合監管單位,去創造一個更好的,更安心的網購環境。11月7日,天貓也發佈公告稱,即日起下架電子煙相關產品、禁止電子煙相關產品的銷售及廣告投放。

雙11前,本來是各家企業為衝刺一年中最大線上銷售高峰而忙碌的準備時間。但是對於電子煙來說,卻是在衝刺線上高峰時遭遇「叫停」。

北青報記者從一位吸食過電子煙的未成年人處了解到,他們大多是抱着試一下好玩的心態吸食了電子煙。而這種產品外觀跟普通煙不一樣,不擔心被家長發現。

北青報記者登錄部分電商平台,搜索「電子煙」、「蒸汽煙」以及部分電子煙品牌名稱等關鍵詞,顯示的均是「沒有找到相關商品」。不過,在將關鍵詞更換為「加熱不燃燒」,仍舊有部分電商平台能夠搜索出少量的電子煙。記者根據其鏈接進入店鋪發現,這家專門銷售電子煙的店鋪並沒有被平台關閉,仍可正常購買相關電子煙產品。

但是,在微博等社交媒體搜索「蒸汽煙」仍舊可以找到相關宣傳互動內容。而閑魚等二手交易平台上,雖然泛指電子煙的關鍵詞不易搜索到電子煙產品,但是如果輸入電子煙品牌,如「smok」等,仍舊可以顯示相關產品。其中部分並非二手轉讓,而是標明為「全新正品」,一些賣家還表示量大優惠。

事件:多部門叫停,電子煙「斷電」

截至目前已有京東、天貓、拼多多、蘇寧易購等9家電商平台屏蔽電子煙店鋪,並下架電子煙產品。

事實上,早在2014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就聲明,電子煙能否成為一種有效的戒煙方法還沒有充分證據,將含有尼古丁的液體汽化后吸入口中同樣具有健康風險。中國控煙協會副會長廖文科也曾表示,電子煙對健康有害是不容置疑的,所謂的戒煙效果更多是一種商業宣傳。

部分電商平台搜索關鍵詞「加熱不燃燒」,仍能夠搜索出少量的電子煙。 本文圖片均來自北青網

雖然各大品牌和電商都承諾屏蔽或下架電子煙店鋪或信息,但是北青報記者11月10日仍在部分電商平台上發現了電子煙產品。

比起「戒煙」的噱頭,北青報記者注意到,電子煙的目標客戶群才是最大的問題。今年初,美國國立藥物濫用研究所的一項調查顯示:過去一年美國16-18歲的青少年中,吸過電子煙的比例超過了30%;吸過電子煙的美國青少年的人數超過了400萬。

今日关键词:江姐托孤信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