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者相关文章

连登和电报还成为这次修例风波中示威者众筹资金的渠道之一

煽暴分子虽然在连登和电报上,散布“私了”(动用私刑)、“装修”(打砸商铺)等暴力理念,但都是教唆示威者用拳脚和打砸对待持不同政见者。有人在连登上贴出防暴战术图文分析,对“前线勇武”进行教学培训,以减少受伤和被捕人数。电报群组中,也有召集者组织人员去参加格斗训练,由熟悉搏击的“外教”授课。

2019年11月04日

地上趴着一名被港警制服的激进示威者

大批示威者昨晚(22日)在香港的旺角警署外聚集,发生两轮纵火案。数百警员一齐出动才将人群驱散。 综合《明报》和《星岛日报》报道,两轮纵火案分别发生在晚上10时和11时30分许。晚上10时左右,激进示威者在太子道西马路上,以垃圾桶、纸皮等杂物纵火。火势非常猛烈,浓烟直飞半空,火舌有双层巴士之高,有示威者抛掷纸皮及树枝等助燃。 旺角警署外火势凶猛,可见火舌高度相当于一辆双层巴士。(路透社) 近百防暴警察出动,示威者沿荔枝角道四散。待消防扑灭火焰,警察返回警车驶离现场后,约百名在附近的示威者,立即返回太子站B1出口的花坛聚集。 地上趴着一名被港警制服的激进示威者。(路透社) 示威者随后在晚上11时30分许,再度于太子道西位置燃烧杂物,包括垃圾桶、纸皮及铁栏等。数分钟后,消防员到场,并立即将火扑熄。 马路上燃起火焰,有消防员正在扑火,周围有记者正在拍摄。(路透社) 之后数辆警车到场,数百名警员一齐出动,有至少四人被即场制服。其中一名穿着红色上衣的男子被压在地上,地上沾有鲜血。警察用盾牌推撞,斥令在场记者回到行人路,踏入周一凌晨,警员继续在弥敦道截查途人。  

2019年09月23日

这项阴谋由极端示威者在网络交流平台上策划

英文报章《中国日报》香港版面簿专页昨晚(10日)发文,将极端示威者称为“反政府狂热份子”(anti-government fanatics),并说他们正计划明天在香港展开大规模恐怖袭击(massive terror attacks)。 明天正值美国911恐袭18周年,《中国日报》香港版面簿专页也贴上了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2001年受到袭击时的照片,疑似表明极端示威者都是恐怖分子。 贴文接着提到,这起恐怖阴谋也鼓励参与者无差别地攻击(indiscriminate attacks)粤语并非母语的人士,与引发山火。 贴文也提到,这项阴谋由极端示威者在网络交流平台上策划,随后被泄露出去。 《中国日报》香港版面簿专页随后在留言板上出示据称是策划这项阴谋的Telegram谈话记录。

2019年09月10日

警方使用适当的武力制止示威者的暴力行为

晚上约八时(20时)起,示威者转至黄大仙及深水埗集结,以杂物阻塞多条道路,包括龙翔道、钦洲街等,并用激光光线照向警务人员,向警方防线投掷砖头及硬物。在深水埗区,有暴力示威者与在场其他人士发生冲突,并互相推撞。

2019年08月25日

有大量暴力示威者于观塘伟业街牛头角警署外和常悦道堵路纵火

警方多次警告示威者停止违法行为无效,因应现场情况,防暴警察已于牛头角警署外施放催泪烟,使用最低武力驱散示威者。

2019年08月25日

昨天(昨天)有示威者有意引警方再放催泪弹

香港周末反修订《逃犯条例》游行自7月底起,一连三个周六以催泪弹告终,昨天(17日)有示威者有意引警方再放催泪弹,警方最终没施放。与此同时,示威者行动前也先搜集情报,听闻警方已在尖沙咀布防,占弥敦道而行的示威者即在佐敦撤退。有商户称,警方及示威者都变聪明了。 据香港《明报》报道,在昨天的“光复红土”游行结束后,示威者从九龙土瓜湾走到太子,傍晚约5时45分到旺角警署外,以激光照射警署及掟蛋。 与此同时,另一群同样由土瓜湾来到太子的示威者沿弥敦道走,傍晚6时20分在佐敦道停下。有示威者解释,因“有人睇过水(巡视)”,警方已在尖沙嘴戒备。 另一名示威者说,今天的集会呼吁“和理非”出来,所以昨天尽量避免冲突,免得影响“和理非”出来的意愿。 原本留在旺角警署的示威者其后都沿着弥敦道走,警方昨晚约7时起驱散人群,没射催泪弹,但开了一枪布袋弹,人潮走至油麻地便逐渐散去。 油麻地一家手机用品店的老板认为,警方和示威者都变得聪明,驱散示威者手法上有变,昨天没放催泪弹的好处是该店不用关门。

2019年08月18日

今天下午再次有大量非法示威者进入香港机场航站楼

【环球时报-环球网赴香港特派记者 赵觉珵】继12日大批非法示威者涌入香港机场,导致机场运作严重受阻后,13日下午再次有大量非法示威者进入香港机场航站楼。13日下午17时左右,香港机场的工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赴香港特派记者说,机场的安检口已经全部关闭。

2019年08月13日

曾被示威者两次在那里将中国国旗降下的香港海港城却态度暧昧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示威浪潮仍未平息,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昨天(10日)在微博发文称,在香港局势近期混乱的情况下,曾被示威者两次在那里将中国国旗降下的香港海港城却态度暧昧,有严重的向极端示威者磕头的嫌疑。 胡锡进指出,“我们之所以特别关注香港海港城,因为内地(大陆)游客频繁光顾那里”,海港城的现状对大陆人构成了严重的冒犯。那里连一面国旗的持续飘扬都保证不了,“这会对内地游客造成什么样的感受?中国的领土上岂能允许侮辱国旗的逆贼如此恣意妄为?” 据香港《明报》,香港海港城由香港房地产投资公司九龙仓置业拥有。 全文如下: 香港海港城是内地游客光顾最多的地方之一,香港回归和一国两制给它的繁荣带来持续的动力。然而在最近香港局势混乱的情况下,海港城却态度暧昧,有严重的向极端示威者磕头的嫌疑。 海港城就是暴徒两次把国旗降下、爱国爱港人士又两次将国旗升起的地方。当那一小撮暴徒行侮辱国旗之恶时,请问海港城的保安力量在哪里?如果说第一次他们没有防备,那么第二次暴徒行同样之恶时,他们又在哪里?他们最后的做法是把五个旗杆上的所有旗帜都摘下,把绳子也收走,他们没有表现出与恶势力作斗争的任何努力。 之后海港城又贴出了一个告示,上面写道:“我们尽力确保场内顾客安全,除非有罪案发生,警察请勿进入。如有必要请与我们场内职员联络。”他们自己没有能力抵制恶势力,却又公开拒绝警察的介入,请问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把海港城变成由暴徒说了算的法外之地吗? 我们之所以特别关注香港海港城,因为内地游客频繁光顾那里,海港城的现状对内地人构成了严重的冒犯。那里连一面国旗的持续飘扬都保证不了,这会对内地游客造成什么样的感受?中国的领土上岂能允许侮辱国旗的逆贼如此恣意妄为? 海港城赚了内地游客大量的钱,它不能一边享受一国两制的好处,一边不履行对这个制度和秩序的基本责任。在香港局势的特殊关头,向挑战这个秩序的暴徒们卑躬屈膝,行讨好之能事,这样的表现令人不齿。海港城如不迅速改变做法,必将给自己搞出一个永久性污点,对内地游客对它的看法造成不可挽回的颠覆。

2019年08月11日

香港警方对激进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予以最严厉谴责

乱港暴徒“与蟑螂无异”4日下午,反对派在将军澳和港岛西组织游行。据香港电台报道,游行过程中,一批身穿黑衣、戴着口罩的示威者在将军澳警署外聚集,向警署投掷碎砖块等硬物进行挑衅,毁坏警署多扇玻璃窗。警方呼吁在场人士立即离开,对示威者一切暴力行为予以谴责。晚上,有示威者在将军澳港铁站外设置路障,堵塞道路,破坏交通指示灯。

2019年08月05日

香港警方也对激进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表示最严厉谴责

香港各界强烈谴责8月3日极端激进分子在尖沙咀侮辱国旗的行径,认为这公然冒犯国家和民族尊严,呼吁警方尽快将暴徒绳之以法。

2019年08月04日

香港极端反对派和示威者被他们一时得以「凌驾法治」冲昏了头脑

美國和西方勢力適合慫恿、支持極端反對派搞破壞,但他們可無力在政治上重塑香港,他們知道那完全不現實。他們想做的就是搞亂香港,用香港的亂局牽制北京,他們可不願意為了香港的事與北京做一次全面的攤牌。

2019年07月30日

  • 共找到1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