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人王永朋在武汉过的第一个春节-找东西的游戏-安平新闻
点击关闭

出行时间-甘肃人王永朋在武汉过的第一个春节-安平新闻

  • 时间:

亚马逊禁上口罩

疫情結束了要幹嘛?王永朋毫不猶豫:「要工作,上班,賺錢哪。」

2月初,高德打車和當地出行平台合作,建起了「醫護專車」隊伍,司機們的行頭也全了起來。

剛開始那段時間,王永朋收車也晚,常在外面晃蕩到凌晨一兩點,等着接上下夜班的醫護。「就想多跑一會,呆在家裡蠻閑的,特別討厭這種什麼都沒法乾的感覺。」有時,一天要跑200公里。困了,他就把車停下,在車裡眯一會;餓了,就叫外賣,坐在車裡吃。

車內這方寸天地,也是王永朋感知疫情形勢變化的地方——最近,他能感覺,大家的狀態不再那麼緊繃了,聊天的話題也輕鬆了起來。

一開始並沒有防護服。武漢封城之後,公共交通停擺,醫護人員的出行一度成為難題。當地誌願者自發組織愛心車隊,拉微信群和醫護對接,義務接送。1月26日,王永朋就進了群。

他去了醫院,做了各種檢查,然後給父母打了個電話。

「我是年輕人,而且說實話,也挺無聊的,想找點事情做,能幫一個是一個。」王永朋「心大」,也並不特別害怕。戴上自己備的一次性口罩,他一打方向盤,就匯入了這股民間力量。

25歲的他,是高德打車「醫護專車」公益志願者車隊中的一員。

對武漢來說,王永朋是個新人。他2019年才來這裏創業,想要在大武漢闖出新天地。但現在,公司的運轉可以暫時放一放,「志願工作每天都要做的,要堅持到底。別的可以等疫情過去再說。」

王永朋住在武漢新洲,離市區幾十公里。醫護人員出行的高峰是在早上八點左右,他一大早就要出門。

這是甘肅人王永朋在武漢過的第一個春節。

戴上口罩;先左腿,再右腿,將連體的防護服提起來;左手和右手伸進袖子,接着把拉鏈拉到頂;然後戴上手套,把防護服帽子拉起來包好腦袋;再備好消毒用品,出車——這套流程王永朋已經熟諳於心。「穿上防護服后,整個人特別胖!」他笑了下。其實,影響形象是其次,主要是悶,彷彿置身蒸籠。

咳嗽、嗓子疼,說話都痛,咽不下去飯……他一邊告訴自己,大概是老毛病扁桃體發炎又犯了,一邊也隱隱冒出一個念頭——會不會是,「中招」了?

以前,他覺得這些白衣天使離自己好遠啊,現在又感慨,大家好像一家人。王永朋把這些經歷拍成短視頻傳上網絡,好多人留言,叫他「平民英雄」,叮囑他保護好自己。

「我爸我媽都哭了。」回想起來,王永朋彷彿有些不好意思,聲音含混起來,「就有點罵我的感覺。」他回復沒事,能照顧好自己。「我覺得我年輕,無所謂的嘛。就算得了病,我感覺自己身強體壯的,吃吃藥就能好。」

大部分時間,王永朋都呆在自己的私家車裡,穿着防護服,戴着手套和口罩,接人或者送人。

千里之外的父母對此並不知情。「我比較獨立,家人很少管我。」被迫攤牌是在2月3日,攤牌的原因是——王永朋以為自己得病了。

一個多月來,他和其他志願者司機一起,奔波于醫院和小區之間,將一個個醫護人員送上戰場或者接回家。用這種方式,王永朋拉近着自己和武漢這座特大城市之間的距離。

結果證明確實是虛驚一場,就是扁桃體發炎。2月4日,王永朋閑不住,覺得好些了,繼續出車。

今日关键词:餐饮复工率超55%